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www.9488888.com > 正文内容

《呼啸山庄》:原著被改的面目全非

发布日期:2021-09-28 06:01   来源:未知   阅读:
 

  (文/帼杰)在网上输入“呼啸山庄”,估计轻轻松松就能找到十几个版本,从1939年起,这部名著就被一再改编成电影,和《罗密欧与朱丽叶》一样是并不新鲜的题材。这样的题材,必须要有足够新的元素加入才能吸引人眼球。英国独立女导演安德里亚·阿诺德无疑就是这个“新元素”。这位当代英国电影界最引人注目的女导演曾凭借《红色之路》《Waps》《鱼缸》等影片受到国际影坛的关注,《呼啸山庄》中,导演将她独立多变的风格融于影片,于是我们看到了一部个人色彩强烈、但与原著相去甚远的作品。

  从情节上来讲,安德里亚虽然在场景、角色等地方做了改动,但还是能很明显的看到原版《呼啸山庄》的故事架构,影片主要表现的是小说前半部分的内容。一个身份不明的孤儿被殴肖先生带到呼啸山庄,取名希斯克利夫,这个羞涩而倔强的希斯克利夫与欧肖先生的女儿凯瑟琳成了青梅竹马,两人亲密无间。然而,凯瑟琳的哥哥却因父亲对希斯克利夫的关爱感到嫉妒和不满,处处刁难,最终在殴肖先生死后将希斯克利夫贬为仆人并百般欺辱。当心爱的凯瑟琳无法摆脱世俗眼光而决定嫁给画眉山庄的年轻主人埃德加时,希斯克利夫终于忍无可忍逃离了山庄。。。三年后,致富的希斯克利夫回到呼啸山庄,再一次站在凯瑟琳面前。

  从原著小说来看,这是一个不算结尾的结尾,在原著小说刚进入高潮的节点戛然而止,而主人公希斯克利夫的性格在这一段落也不能得到完全面的展现。从戏剧角度来看,很难理解导演为什么要选这一段落。但是看过影片之后会发现,这段主人公年龄尚小、心思单纯、性格还未成型的段落最适合导演拿来添红画绿,也最容易贯彻导演意图。可以说,安德里亚是把这段描白拎出来,完完全全按照自己的想法上了一遍颜色。所谓的“面目全非”也主要是在这里,尽管是一样的故事相似的背景,但导演加入的个人理解与原著大相径庭,所关注的侧重点也完全不同,其实是以《呼啸山庄》为幌子,拍了一部作者电影。

  很多记者都说不太能接受安德里亚对原著的理解和解释,这位女性导演完全从女性角度出发(尽管是男性作为主角),重新剖析了希斯克利夫的内心成长过程和爱情世界。在这个过程中,导演用手持镜头、各种空镜和多不胜烦得静物隐喻强烈地表现了个人色彩。导演有自己的个人标签并不是不好,但是在一部改编作品中,非要用一种拧把的方式彰显个性就绝无必要。作者可以解释说这是自己对原著的理解,但是改编名著的风险就在这里,一个已经有血有肉的作品,做个“拉皮”的小手术尚可,动刀子开胸就不能让人接受了。导演的个人理解不能不考虑观众的接受情况,能否引起共鸣是一部改编影片是否成功最重要的衡量标准,在这样的标准下,个性、风格、导演手法都要站的略次些。

  其实安德里亚完全没有必要用这么出力不讨好的手段,《呼啸山庄》中,除了过于频繁的使用“树叶”“羽毛”“动物尸体”这些隐喻让人有些不可忍受,神算子论坛免费大全,色调和镜头调度都是有可取之处的。“呼啸山庄”尽管被改成了“呼啸农家院儿”,但导演成功的将英国北部约克郡地区的广袤与荒凉呈现在镜头下,显得粗砺而有质感。有着女性导演敏感细腻的独特视角,若安德里亚只拍摄一个青年男女的人生和爱情故事,而不想着借勃朗特的光,也许效果会好很多。